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亨利吉鲁超越大谎言政治教育赤字和新独裁主

时间:2019-10-13 05:22:3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亨利·吉鲁:超越大谎言政治:教育赤字和新独裁主义

  ● 亨利吉鲁亨利吉鲁 着 吴万伟 译世界上再没有比真诚的无知和故意的愚蠢更危险的事了。---马丁路德金美国公众正遭遇教育赤字。笔者用这个词的意思是想说明人们已经越来越没有能力进行批判性的思考、质疑权威、反思自我、甄别证据、区分理性论证和随意观点、听取不同意见、参与相互促进的私人问题和公共议题关系的讨论。这种越来越明显的政治和文化文盲不仅仅是个人问题或仅仅指向单纯无知的问题。它还是集体的社会性问题,民主的公共空间和基础性公共机构之所以遭到越来越多的攻击就是因为这些空间和机构的宗旨是提高人们的分析能力,加强深刻的思想沟通交流以及强化人们把知识看作个人和社会机构进行知情讨论所需的信息来源的愿望。当前教育赤字和它引发的文盲文化泛滥的后果之一就是笔者所说的谎言意识形态,即鼓吹自由市场体系是确保人类自由和维护民主的机制的神话。伴随着公民文化水平下降的教育赤字也是美国公众集体拒绝知识的一部分,社会上的许多人坚决抗拒违背常识的知识或拒绝反思令人不安的事实和真相,因为这些可能动摇我们珍视的信念,尤其是谴责大政府罪恶的观念,或为现有的经济不安全、社会不平等、政府对福利立法领域的干涉减少或者小化辩护的观念。1 美国社会的公民素质下降和公民素养低劣是个政治两难困境,其社会生产机制可以追溯到各种根深蒂固的更广泛力量的大综合,它们依靠新的数字技术到杂志到报纸、杂志、电台、电视等主流媒体改变了教育的本质和产生这些教育的各种文化机构。政治现在已经成为已经过世的雷蒙德威廉斯(Raymond Williams)所说的永远的教育力量的人质,从改造我们强大观念形成的太多教育机器中传播的公共教学法。2 在威廉斯看来,永远的教育的概念具有重要的政治洞察力:它特别强调的宝贵价值是我们整个社会和文化经验的教育力量。因此,它不仅是正式或非正式的继续教育,而且是教育的整个环境及其积极和深刻教导的机构和关系。永远的教育还指出我们的世界观、自我观和可能性认识被广泛深刻形成和传播之地。在各种压力下恢复对该领域的控制是先的课题。因为在看电视、看报纸或阅读女性杂志的人,谁会怀疑这是比正式的学校教育更广泛的方式资助和分配的核心教育内容呢?3威廉有关教育与政治的关系的深刻见解在今天显得比他提出该观点的1960年代更加重要。更广泛的文化的教育力量即便不是决定什么是知识、机构、政治、和民主本身的重要因素,现在也是主要因素。永远的教育的机器和它们创造出来的公共教学关系已经成为主要的框架体系,用以决定包括什么信息、谁来讲、讲什么故事、什么代表变成现实、什么被看作常态、什么被视为具有颠覆性。在塑造如何看待问题,那些价值和关系更重要,是否允许任何小分歧破坏常识的稳定性方面,大众教育和公共教学法的文化机构发挥了强有力的作用。但教育从来没有远离教育和意识形态的掌控。因为主要的文化机构和公共教学法技术都集中在少数人手里,文化的教育力量变成为市场驱动下的价值观和社会关系辩护的强大的意识形态工具,这些部门不惜采取删减、欺骗、撒谎、歪曲、造假等手段来为经济、政治、宗教等极端主义教义服务。在现代史上次,讲述了多故事的不是父母、教会、和学校而是从传统的广播文化扩展到新的互动式屏幕文化的中央集权的商业机构,这些故事影响了美国公众的生活。这决非小事,因为社会讲述的有关它的历史、公民生活、社会关系、教育、儿童、和人类想象力的故事正是反映它看待自己、民主理想及其未来的标志。现在讲给美国公众的大部分故事都是关于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的必要性、战争的必要性、永不休止的恐惧文化的美德等。国内的战争前沿显露出福利国家的死亡,把一切都纳入进来的市场决定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民众的自由只剩下消费自由,不受商品和金融资本控制的社会关系被视为病态,以及在类似鲨鱼出没的池塘的美国社会里,人人终为自己的命运负责的观念。民主要求知情的公民使民主运行正常,民主也只有在建设性的文化背景下才能幸存,这种文化会培养出愿意批评性思考、恣肆的想象、和负责的行动的个人。美国似乎已经偏离了这种可能性,人们没有了冲破系统性生产现成观念的藩篱的意愿,一致性的拉力、确定性带给人的舒适感让人们没有任何痛苦地退回到常识世界。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明白这种状态的危险性,她称之为平庸的恶,它描述的就是令人好奇的不能思考。4 在阿伦特看来,这比单纯的愚蠢更糟糕,因为它是一种人为制造出来的不动脑筋,不仅导致政治的消失而且持续成为民主面临的严重威胁。这个威胁已经不再仅仅是对哲学反思感到绝望,而且成为美国人生活的新现实。我们周围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独裁主义的综合和更广泛的文化产生的教育力量已经越来越常态化和越来越危险。我所说的教育赤字和支配性的市场独裁主义之间没有多大差距,因为这种专制声称它与民主是同义词,其假设和政策是不容置疑的。作为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的杰出成就的教育赤字已经生产了具有软实力的独裁主义,一种通过游戏、现实电视、明星文化、日常、电台脱口秀和其他媒体传播其价值观的大众独裁主义。这些媒体都在从事生产反映公司和自由市场主宰的世界秩序的话题、欲望和梦想。这样的世界只尊重狭隘的自私利益、孤立竞争的个人、金融资本、商品至上、以及自由市场极端主义的所谓'自然'法则。这种涡轮资本主义连同破坏性的宣扬其合法性的文化机构不仅摧毁了公共利益,而且掏空了民主的任何实质内容,从而使专制政治和文化变得可以接受。因为市场与民主价值之间的界限崩溃,公民生活变得具有攻击性,市场极端主义的鼓吹者反对国家保护,同时确认了市场成为主宰一切社会关系的原则的地位。虽然形式上的选举仪式仍然具有吸引力,但作为公共演说和政治协商的实质内容的民主在美国已经死了。独裁主义的力量在上升,无论在政治上、还是经济和教育上,它们似乎都占上风。各级政府的政客都在和企业权力产生了冲突,许多人已经被企业游说团体收买。这种可怕的情景在2010年选举中已经非常明显。查尔斯皮尔斯(Charles Pierce)在评论那次选举中大富豪操纵政治时抓住了起作用的权力动力学和意识形态关系,如今已经变本加厉更加严重了。他写到:2010年,除了处理众议院一群虚无主义的文化破坏者之外,科奇兄弟和慷慨捐款的其他右翼团体为各种选举注入了数百万资金。这造就了一批州长和议会议员,他们要么完全被企业利益收买要么被人家操纵,完全忘掉了他们作为议会代表的职责和使命。相反,这些家伙通过各种法律,制订了各色各样的政策,除了强化那些把他们送上台的人的利益外什么也不能保护。5近,《纽约时报》报道说奥巴马上台后不久,他与强大的医药业游说团做了闭门交易,放弃了他支持以更低价格购买处方药的想法。6 对报纸来说,这种后门交易代表了某些幻灭的自由主义支持者丧失了天真,甚至是玩世不恭者的终胜利。7 实际上,它代表了一种更强大的资本主义模式,它不仅控制了经济的控制性高地,现在还用攻击性的企业管理形式取代了政治主权。以前或许可以分开的政府精英和市场精英如今已经密不可分,他们结为强大的同盟。从里根对福利国家的价值的攻击到奥巴马救助大银行和拒绝终结布什政府的减税措施,人们很容易看到企业主权作为美国政治中的支配地位的事实。政治向企业权力屈服和反民主力量的集结并非某个政党的情况。正如比尔莫耶斯(Bill Moyers)和迈克尔温希普(Michael Winship)已经指出的,自从1979年以来,福布斯杂志的400名有钱的美国人中有377名已经给两党的候选人五亿美元,大部分是在过去十年里给的。这些人平均的捐款数额在355100元。8众所周知,克林顿总统实施了直接导致了2008年经济危机的取消管制的政策,与此同时,他推行了把向贫困宣战转变为向穷人宣战的福利改革。事实上,克林顿时期推行的激进的经济措施在经济上与进一步的取消管制有关,等于是20世纪全面的取消管制改革。9 类似的,布什对富人的减税不仅增加了超级大公司的权力和金融服务业影响政策的力量(这对华尔街富豪和普遍的富人有利)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惩罚了中产阶级和穷人。法院的公民联盟诉联邦选举委员会案判决特别凸显了当代政治背后的隐秘交易。大笔金钱转变成了政治权力。经济学家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坚持认为我们已经从建立在一人一票基础上的民主转变成为一美元一票。当你拥有这种民主之后,它就不会考虑99%的人的真正需要了。这是正确的。10 斯蒂格利茨的要点是在某种意义上,现有的政治制度与民主没有多大关系却与一种新形式的专制密切相关,这种专制代表了金融精英、宗教极端主义者、反对公共知识分子的人和企业政治权力经纪人的利益。 [page] 这种新型专制管理不同于20世纪中期德国和意大利出现的法西斯主义。正如谢尔顿沃林(Sheldon Wolin)指出的,这种新模式独裁主义的大企业并不从属于政治权力或国家主权的力量,如今却用企业统治取代政治主权。而且,新独裁主义并不竭力给予民众一种集体权力和力量意识,而是鼓吹软弱意识,一种集体的无力感和泛滥的恐惧感,企业经济无情地削减、撤销和减少退休金和健康福利,企业政治体制无情地威胁要将社会保障私人化,尤其要取消针对穷人的少量医疗保健福利。11 在沃琳看来,当今的所有这些因素构成了一种当今形式的独裁,他称之为颠倒的独裁主义。因此,起作用的是这些因素:软弱的立法机构、既顺从又压抑的司法体系、无论是反对党还是多数党都屈从于重建现有体制以便让有钱有势者和企业主永远执政的政党体系,在这样的制度下,穷人陷入无助和绝望,中产阶级处于失业的恐惧中,期待一旦新经济恢复就能得到巨额回报。这种体制得到以下各方的支持:溜须拍马的日益集中的媒体、与企业资助者沆瀣一气的大学、拥有雄厚资金支持的智库和保守派基金会的制度性宣传机器、在辨认出恐怖分子、令人怀疑的外国人或国内持不同政见者时,合作日益密切的地方警察和国家执法部门。12与许多评论家说的相反,民主赤字不能简化为美国日益加剧的不平等(空前的)、欺骗性借贷泛滥、有利于富人的纳税优惠、或对金融领域的监管缺失。这些确实是重要的问题,但是如果和美国民主的衰落和美国非公民文化的兴起联系起来,它们更多是问题的症状而不是原因。民主赤字与批判性教育的空前赤字有更密切的关系。近一些年金融资本的力量不仅把官方政治作为进攻目标,而且把注意力集中在了众多教育机构尤其是庞大的复杂的意识形态生态系统上,该系统通过细微调整、扭曲、含沙射影、神话、谎言、歪曲而维持下来。这种媒体生态不仅改变了我们的时间、空间概念和信息意识,而且重新定义了社会性的意义,尤其是在因特和其他媒体平台的结构在很大程度上落入私人利益之手时,这与民主过程相距甚远。13 企业信息和意识形态的教育渠道无处不在,在过去的25年里已经成功地淹没了对市场极端主义的所有严肃批评和挑战。当今美国政治的腐败和功能失常状态不仅仅是一系列糟糕的政策,而是与经济、政治和文化构成联系在一起的日益强化的独裁,它已经劫持了民主,确立了构成新政治权力体系的结构和意识形态力量。解决问题的办法并不是推动一条一条的改革,如财富和收入的更平均分配而是打破造成这种极端不平等和其他反民主力量兴起的所有这些机构性意识形态和社会构成。甚至改革的概念本身已经失去了民主可能性,变成了掩盖工资、退休金和公共福利等大幅度削减和累进税答复增加的可怕现实的委婉语。14不是扭转工人、妇女、年轻人和其他人做出的进步,美国公众需要一种新的理解:推动真正民主的意识形态和物质关系到底意味着什么,同时让美国社会摆脱独裁政治文化的束缚。15 这将要求有关政治、社会、力量、公民勇气、公民社会和民主本身的新概念。如果我们不能捍卫公共空间,独裁主义将巩固其对美国公众的控制,因为公共空间为个人和社会运动提供新的思考参与政治的方式。独裁主义将创造一种文化,它会把所有不同意见都视为犯罪,那些遭受反民主意识形态和政策之苦的人被当做经济危机的罪魁祸首而且遭到统治精英的惩罚 (● 亨利吉鲁抓住当今历史时刻的关键是认识到民主的命运与当今知识的深刻危机有内在关系,危机体现在越来越商品化、碎片化、私有化以及转向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傲慢。随着知识越来越失去公民文化的活力,被贬低为风格、仪式和形象问题,它也破坏了个人建立可靠的公共空间所需要的政治、道德、管理条件,而公共空间是辩论、集体行动和解决迫切社会问题所必不可少的内容。随着公共空间的私有化、商品化和求助于涡轮资本主义的破坏性力量,用来滋养民主话语的观点和可能性的开放性、包容性和对话机会已不复存在。这个例子中我们应该吸取的教训是政治能力涉及到学习如何详细阐述、做出判断、和进行选择等方式,做选择是可提供变化可能性的关键活动的前提。数量越来越少的机构生产和体验的公民教育为个人提供了机会,使其看到自己有能力做更多的事,而不是既定社会希望承认的现有权力配置。恰恰是公民能力的观念和批判性教育在赌场资本主义的新的严厉的企业秩序背景下遭受攻击。反公共知识分子和保守派再教育机器保守主义用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编撰者等精英接手公共教学法的做法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先是芝加哥大学的芝加哥男生的着作到鲍威尔(Powell)备忘录在1970年代初期发表后出现的众多保守派智库。16 共和党更有可能赢得下次选举,并完全控制美国政策制订的方方面面。考虑到共和党现在被极端主义者所控制,这个结果尤其危险。如果赢得2012年的选举,他们将不仅继续向海外扩张布什/奥巴马的军事冒险,而且可能加紧针对本国国民的战争行动。政治学家弗兰西斯o福克斯o皮文(Frances Fox Piven)正确指出我们打仗已经几十年了,不仅在阿富汗和伊朗而且在美国国内。国内是针对穷人的斗争,虽然破坏性极大,但针对国内穷人的斗争基本上没有引起媒体的注意。17 当今的国内战争不仅仅攻击穷人,正如宣传活动显示的,还侵犯女性、学生、工人、有色人种、或移民尤其是拉丁美洲裔居民的权利。因为社会福利国家的崩溃,惩罚性国家的权力开始扩张,攻击的目标指向更多人。阿富汗战争如今变成了针对国内平抗议学生的战争。环境种族主义给美国黑人带来的健康问题已经非常明显。国内战争甚至瞄准了小学生,他们如今生活在恐惧中,在课堂上怕被警察戴上手铐抓起来,就好像他们是成年人犯罪一样。18 这场战争也瞄准工人,取消了他们的退休金、协商权,侵犯了他们的尊严。这种战争思维也体现在针对福利国家的攻击,任何有利于穷人、残疾人、病人、老人和孩子的社会保障都被认为是可有可无的,都应该取消。美国独裁主义的柔软一面在于它并不需要把士兵拉到大街上,虽然它仍遵循了这个模式。随着它加强对政府指挥机构、武装力量、和普通的公民社会的控制,它聘用反公共知识分子和学者为封闭的社区、机构和教育模式提供意识形态支持。亚沙o列文(Yasha Levine)指出,它把数千美元放在如马尔科姆o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这样的骗人公司手中,此人是传播和分配宝贵的公司信息渠道的人,因为大众信任他的道德诚实和思想诚实而容易上当受骗。19格拉德威尔(当然不是孤例)简直就是被收买的代言人,为大烟草公司、大医药公司和为安然公司之类金融诈骗辩护而赚取数十万美元。有时候他作为还从报道的公司和行业捞取好处费。20企业力量使用这些收买资金招募学者、反公共知识分子和主流媒体和其他教育机构诋毁他们压迫的人的声誉,同时向一切公共事务开战。正如查尔斯o佛格森(Charles Ferguson)注意到的,现在已经出现了一种产业,专门推销用来影响政府政策、法院判决和公共舆论的专业知识,利润高达数百万美元。21 更糟糕的是,学界、法律界、经济学、金融学和监管及政策咨询等被五六个咨询公司、若干发言人机构和众多行业游说团把持,它们维持了学界的核心圈子,具体招聘人员在政策和管理辩论中为某行业利益辩护发言。22这种反公共知识分子创造出威廉布莱克所说的犯罪环境,即为了超级富豪的利益、利润和价值观而传播疾病和造假。23除了地毯式轰炸和充斥谎言欺骗和委婉语的文化之外还有很多肮脏的东西。这里,语言不仅仅是糊弄和推销宣传而且创造出一种框架机制、文化生态和残酷文化,同时关闭了对话、批评和思考的空间。糟糕的是,它参与到妖魔化和分散注意力的双重过程之中。妖魔化言论呈现出很多形式如指责消防员、老师和其他公务员贪婪,因为他们想牢牢抓住丰厚的福利。给学生贴上不负的标签,因为他们被迫背上的沉重债务,只因政府削减了对高等教育的支持(这也是保守派掏空社会福利国家的更广泛努力的组成部分)。穷人遭受侮辱和羞辱,因为没有体面的工作,被迫依靠食品券生活,缺乏体面的健康保险和失业补贴。贫穷的少数族裔遭遇公然的种族主义,右翼媒体和整个社会出现公然的暴力等。反公共知识分子攻击公共利益和公共价值,他们破坏集体纽带,把社会视为病态,同时鼓吹个人的适者生存美德。福克斯及其令人尴尬的大话专家告诉美国人,威斯康辛州长斯科特沃克(Gov. Scott Walker)战胜汤姆巴雷特(Tom Barrett)的选举结果是对工会的致命打击,但实际上他的胜利与其说代表了工会的丧失倒不如说是在后联合公民诉联邦竞选委员会案时代民主的失败。选举竟然被少数亿万富翁收买。24 否则怎么解释茶叶党喜欢的沃克在选举中筹集到三千零五百万美元,超过巴雷特的390万美元的七倍多,其资金主要来自外州13个亿万富翁。25 这是企业金钱进行的教学法闪电战,用转移视线和下三滥的言论对选民进行地毯式轰炸。 [page] 原文注释:Footnotes:1. Tony Judt, Reappraisals: Reflections on the Forgotten Twentieth Century (New York: Penguin, 2008), p.420.2. Raymond Williams, Preface to Second Edition, Communications (New York: Barnes and Noble, 1967), p. 15.3. Ibid.4. Hannah Arendt, Thinking and Moral Considerations: A Lecture, Social Research 38:3 (Fall 1970), p. 417.5. Charles Pierce, Democracy vs. Money in Wisconsin, ReaderSupportedNews (June 2, 2012).6. Peter Baker, Lobby E-Mails Show Depth of Obama Ties to Drug Industry, New York Times (June 8, 2012).7. Ibid.8. Bill Moyers and Michael Winship, Pity the Poor Billionaires, (June 1, 2012).9. Manfred B. Steger and Ravi K. Roy, Neoliberalism: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0), pp. .10. Cited in Amy Goodman, How Citizens United Helped Scott Walker in Wisconsin, The Guardian UK (June 7, 2012).11. Sheldon Wolin, Inverted Totalitarianism: How the Bush Regime Is Effecting the Transformation to a Fascist-Like State, The Nation (May 19, 2003), p. 14. Wolin develops his theory of inverted totalitarianism is great detail in his Sheldon S. Wolin, Democracy Incorporated: Managed Democracy and the Specter of Inverted Totalitarianism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8).12. Sheldon Wolin, Inverted Totalitarianism: How the Bush Regime Is Effecting the Transformation to a Fascist-Like State.13. For an excellent analysis of media in late modernity, see Nick Couldry, Media, Society, World: Social Theory and Digital Media Practice (London: Polity, 2012).14. James Petras, The Politics of Language and the Language of Political Regression, Global Research (May 24, 2012).15. Stuart Hall and Les Back, In Conversation: At Home and Not at Home, Cultural Studies 23:4 (July 2009), p. 679.16. I have taken up this issue in detail in Henry A. Giroux, The University in Chains: Confronting the Military-Industrial-Academic Complex (Boulder: Paradigm Publishers, 2007).17. Francis Fox Piven, The War Against the Poor, (November 6, 2011).18. See the many examples in S.E. Smith, Police Handcuffing 7-Year-Olds? The Brutality Unleashed on Kids with Disabilities in Our School Systems, AlterNet (May 22, 2012).19. Yasha Levine, Malcolm Gladwell Unmasked: A Look into the Life Work of America's Most Successful Propagandist, The Exiled (June 6, 2012).20. Ibid.21. Charles Ferguson, The Sellout of the Ivory Tower and the Crash of 2008, Huffington Post (May 22, 2012).22. Ibid.23. Bill Moyers, Interview with William K. Black, Bill Moyers Journal (April 23, 2010).24. Goodman, How Citizens United Helped Scott Walker in Wisconsin.25. Ibid.26. For a brilliant analysis of the effects of casino capitalism on those marginalized by race and class, see Dorothy Roberts, Fatal Intervention: How Science, Politics and Business Re-create Race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New York: The New Press, 2011). For a sustained and convincing argument for equality in the service of democracy, see Richard Wilkinson and Kate Pickett, The Spirit Level: Why Equality is Better for Everyone (New York: Penguin, 2010). See also Tony Judt, Ill Fares the Land (New York: Penguin, 2010).27. William Deresiewicz, Capitalists and Other Psychopaths, New York Times (May 12, 2012), p. SR5.28. Paul K. Piff, Daniel M. Stancato, Stephane Cote, Mdndoza-Denton and Dacher Keltern, Higher Social Class Predicts Increased Unethical Behavior,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 (February 27,(● 亨利吉鲁2012). A summary of these reports appears in Thomas B. Edsall, Other People's Suffering, New York Times (March 4, 2012).29. Joseph Stiglitz, Politics Is at the Root of the Problem, The European Magazine (April 23, 2012).30. Joseph E. Stiglitz, The 1 Percent's Problem, Vanity Fair (May 31, 2012).31. Reuters, Nearly Half of Americans Struggling to Stay Afloat, (November 23, 2011).32. Tony Judt, I Am Not Pessimistic in the Very Long Run, The Independent (March 24, 2010).33. Randy Martin cited in Patricia Ticineto Clough and Craig Willse, Beyond Biopolitics: The Governance of Life and Death, Beyond Biopolitics: Essays on the Governance of Life and Death (Durham and London: Duke University Press, 2011), p. 3.34. See, for example, Laurie Bennett, Ivy League Presidents Find Time for Corporate Boards, Maced (June 30, 2010); Jack Stripling and Andrea Fuller, College Presidents Serving on Boards of Trustees' Companies, MAICgregator (January 16, 2012). Charles Ferguson develops this theme in his Academy Award-winning film, Inside Job and in his book, Predator Nation, by focusing on prominent economists such as Larry Summers, Martin Feldstein and Glenn Hubbard, all of whom appear shameless in their complicity with corporate power, greed and corruption.35. There are endless list of such lies on the Internet. See, for example, Sandy Screeds, Short List of GOP Lies, Daily Kos (June 8, 2012). See also Chris Mooney, Reality Bites Republicans, The Nation (June 4, 2012), pp. .36. Jess Coleman, Five Lies from Mitt Romney, Huffington Post (May 24, 2012).37. Ibid.38. All of these positions and their respective sources can be found at: Jueseppi B, The Complete 'List Of Lies' by Willard Mitt Romney, (May 8, 2012).39. Diane Ravitch, The Miseducation of Mitt Romney, 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 (June 5, 2012). Online here.40. See, for example, Jeffrey R. Di Leo, Walter Jacobs and Amy Lee, The Sites of Pedagogy, Symploke 10: (2002), pp. ; Dilip Parameshwar Gaonkar and Elizabeth A. Provinelli, Technologies of Public Forms: Circulation, Transfiguration, Recognition, Public Culture 15:3 (2003), pp. ; Lewis Lapham, Tentacles of Rage: The Republican Propaganda Mill, a Brief History, Harper's Magazine (September 2004), pp. ; Henry A. Giroux, The Politics of Public Pedagogy, in Jeffrey Di Leo, et al. (eds.), If Classrooms Matter: Place, Pedagogy and Politics (New York: Routledge, 2005), pp. ; and Henry A. Giroux, Neoliberalism as Public Pedagogy, in Jennifer Sandlin, Brian Schultz and Jane Burdick (eds.), Handbook of Public Pedagogy (New York: Routledge, 2010), p. .41. Cornelius Castoriadis, The Greek Polis and the Creation of Democracy, Philosophy, Politics, Autonomy: Essays in Political Philosophy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1), p. 102.42. James Baldwin, A Talk to Teachers, The Saturday Review (December 21, 1963). Online here.43. Ibid.译自:Beyond the Politics of the Big Lie: The Education Deficit and the New Authoritarianism by Henry A. Giroux

旅游规划
网球
过滤设备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