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百年华诞顾准日记及其彵

2018-10-28 12:34:31

百年华诞 《顾准日记》及其彵

百年华诞 《顾准日记》及其彵

百年华诞 《顾准日记》及其彵

王庆同

《顾准日记》不好读,因为它没有可读性。谁写日记考虑可读性呢?

然而我还是很快把它读完,它有自己的魅力。

《顾准日记》(经济出版社1997年9月第1版)是中国一位勤于思考的知识分子的心迹史。尽管是断断续续的,我们还是从这面破碎的镜子,看到一个才华横溢、对党和人民的事业无限忠诚的同志是怎样为“左”的政策所伤害而度过不幸的一生。

不错,《顾准日记》记录了“左”的政策造成饥饿、浮肿、死亡和艰苦屈辱的劳动改造,但是,我们从中感受到的仍然是希望,而不是沮丧。这样的日记今天出版了,本身就说明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深入人心。何况《顾准日记》确实反映了他火一样的热情和忘我的境界,对一切具有良知的人都有鼓舞作用。只要你以常人的心态读它,就会感到奔腾其中的血是热的,他的心是纯的。

顾准1915年7月1日年出生在上海。家境清贫,初中毕业即到一家会计事务所当练习生。从刻蜡纸、印讲义开始,经过刻苦自学,到大学兼职教授。十九岁完成部着作《银行会计》。1935年参加中国共产党,上海解放前夕任青州总队(接管上海财经工作的干部队伍)队长,解放后任上海财政局局长兼税务局局长、上海市财经委员会副主任。1956年入经济研究所(现属中国科学院)任研究员(兼)。1957年,他以中国科学院所属的综合考察委员会副主任的身份,与苏联有关人员进行黑龙江流域综合考察,对苏方人员的大国沙文主义作风,采取针锋相对、据理力争的态度。被人密报“反苏”,当年戴“右派分子”帽子,下放河南商城劳动改造。1962年摘帽,再入经济研究所。1965年,因经济学研究上的“修正主义观点”(重视价值规律等),第二次戴“右派分子”帽子,下放北京郊区、河南息县劳动改造。1972年回北京,1974年确诊患肺癌晚期。当年11月中旬经济研究所决定给他摘帽,12月3日病逝于北京。

顾准禀赋聪颖,勤思好学。更主要的是他对党和人民的事业,对祖国和全人类的前途满怀激情和挚爱,所以,无论遇到什么挫折,他都不改初衷,克服困难,坚持有计划地多学科研究。50年代,他在近五万字的长篇论文《试论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商品生产和价值规律》(《经济研究》1957年第2期,见《顾准文集》,11—61页,贵州人民出版社1994年9月第1版)中提出,“充分发挥经济核算制的长处是必要的”、“社会主义必须自觉运用价值规律,经济核算是运用价值规律的基本方式之一”、“如果过分强调计划的一面……企图用计划规定一切的弊病就会出现,而这是阻碍社会经济的发展的”。经济学家吴敬琏比较了各位经济学家提出相关观点的情况后说:“顾准是中国经济学界提出社会主义条件下实行市场经济的人。”顾准对经济学、历史学、哲学等领域的许多问题进行研究,其目的就是探索社会主义革命取得胜利后,怎样才能避免失误,取得真正的进步。今天的读者全面考察顾准的观点,一定会见仁见智,这很正常。因为顾准也不可能没有局限性。他的某些文章是弟兄间通信时讨论问题,以读书笔记的形式留下的,并没有拿出来发表的意思。但他的独立思考中渗透的对祖国、人民的爱和光明磊落的人格是感天动地的。

顾准为人耿直,富有同情心。在一次无端指责他劳动“偷奸耍滑”的批判会上,他冒着雨点般袭来的拳头,高昂头颅,喊着“我就是不服”。他看雨果的《悲剧世界》、狄更斯的《双城记》,伤心落泪,边读边哭。他的妻子自杀,所有子女同他划清界线,但他对妻子、子女一直思念不已。着名经济学家骆耕漠后来在接受采访时曾说,“顾准临终前的一天上午,我带着我的小女儿去医院看望他。他看到我的女儿自然联想到他的女儿,在回家的路上,小女儿伤感地对我说:‘顾准叔叔落泪了,一大滴,一大滴的。’”他的子女不理他,可是他的一位同事的女儿徐方,从小同顾准接触较多,对顾准的为人十分敬佩。她二十岁时听说顾准得了癌症,写了一封信给顾准,信说:“你是我的启蒙老师。是你教我怎样做一个高尚的人”、“我是顶讨厌个人崇拜的……但回想起来,我一生也就崇拜过一个人,那就是你”、“在生活的道路上我又碰到了许多使我感到十分矛盾的问题,我多么期望把这些问题向你倾诉,得到解决这些问题的答案。但现在看来暂时是不太可能了”、“听说你的孩子还是不肯去看你。我想,你也不必过于为此伤心。我就是你的亲女儿。尽管不是亲生的,难道我不能代替他们吗”、“我知道泪水是救不了你的。只有用我今后的努力和实际行动来实现你在我身上寄托的希望”。此信写于顾准逝世前十六天,顾准看信,流泪了。

顾准对死亡表现得极为镇静。他对前来探望的朋友,临走时和他们道别。一位战友从上海赶来看他,他说:“千里奔京,向我告别。”他是在六弟和挚友的关怀下告别这个世界的。他在遗嘱中向朋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我的遗体愿供解剖”,没忘“祝福我的孩子们”。他去世后,他的六弟说大家对他这样好,他留下的东西,你们每人挑一样留作纪念吧。于是,有的挑了他的台灯,有的挑了他的算盘,以示永远记着这位战友。骆耕漠双目失明多年,去年听说《顾准日记》将要出版,欣然接受采访,长谈四个小时,表达对这位中国老一辈经济学家、经济工作领导人发自内心的深厚情谊。

《顾准日记》收集、出版的是现在保存下来的三本日记。一本是在商城劳动时的日记。正值低标准和“左”的政策盛行时期,饥饿、劳动、检查、对形势的看法、心理活动等,是这本日记的主要内容。他在日记里表示,“记录历史,使这个时期的真相能为后人所知,但坚决不不当纳吉”、“历史要重写的”、“至少应该记下一个时代的历史,给后来者一个经验教训”。可以看出,他记日记是为了后代。第二本日记是在北京郊区、河南息县劳动时的日记。每天就是几个字,十几个字,记录当天干了什么。这个时期他写了自己命名的《新生日记》,以示要新生。《新生日记》记录顾准学习报刊文章、书籍、文件的体会和思考。其中,值得注意的是,每当阶级斗争的弦有所松动时,他就企盼,甚至误断要搞经济建设了,有时还想到50年代搬进来的一套苏联40年代的制度不能适应了,要大刀阔斧改革(他用了“改革”二字),想到经济核算、企业财务制度、企业内部的情报系统和统筹,想到财政制度、银行制度,甚至想到基建生产的划分、基建拨款等问题。他在日记中写道:“这些问题,一到我的问题解决之后,准备写一封信给方毅……不,这封信现在就要着手草拟起来。”在另一处日记,他表示倘若还能活二十年,的希望是到祖国各地旅行,看看山河如何重新安排,经济如何建设,“作刍荛之献”。顾准热爱祖国之心,坦露无遗。他关心的是祖国的经济建设啊!第三本日记是1972年10月至1974年10月在北京潜心读书的记录,很简单,但对断定顾准三年的一些重要文章的写作时间、过程、背景,仍有史料价值。

顾准写日记头脑是冷静的。我们读这些日记,当然也要保持冷静的头脑,取一种理性的态度。顾准要我们注意的历史的经验教训,在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里有了明确的表述。这,当然也是我们读《顾准日记》要注意的重要背景。

顾准曾一再焦虑“娜拉走后怎样”的问题(鲁迅曾以此问题为题演讲,见《坟》)。顾准注意这个问题,是指革命成功以后怎么办。所幸的是,中国人民经过几十年的探索,找到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当然,“在前进的道路上,还会有各种困难和风险,包括可以预料的和难以预料的”(江泽民语),还要不断总结实践的经验,解决新问题。因此,为了国家、民族的繁荣富强而探索真理的精神、忘我的精神,我们应当继承并发扬。这就是《顾准日记》为我们提供的具有普遍意义的精神启示。

(原载1998.1.15.银川晚报,2015.4.7.稍有修改)

碧桂园中萃公园
广州自考
大中华幸福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