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小天道 第4章 燃烧生命

时间:2020-01-17 01:36:3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小天道 第4章 燃烧生命

“小瘟神,你倒有几分聪明,居然认识我们家养的纹尸!”

主子模样的年轻晃悠悠地走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完全一副高高在上的凌人模样。

“我老大不是小瘟神,他叫秦木!”

少女很气愤地抢过话头,这个少年他认识。

“何炯杨,你再敢欺负我老大,回去我找何叔叔好好评理,让他收拾你!”

“什么你老大?韩姜,我才是你老大!胳膊肘往外拐的东西,回去我再收拾你!”

一把把被他称作韩姜的少女生扯了过来,何炯杨一脸坏笑的模样。

“一个被转卖过来的小瘟神野孩子,还想在我何大主人的地盘立足,你交过场地费了吗?一副欠扁样,看到你本主人就生气!”何炯杨涂抹翻飞眼神生气。

“放下韩姜!”

少年秦木愤愤然地说道,语气根本不容置疑,完全是在发布命令。

随着秦木的命令,一团红色的燃烧云出现在了他的头顶,缓缓地在被拉大拉圆。

“老大,不要!”少女韩姜的声音。

“小瘟神,你燃烧命能燃烧上瘾了是吧?”

何炯杨的脸都快被吓绿了,他深深知道这命能的燃烧是拼命的表现。

人的命能一共也就只能燃烧九次,第九次燃烧命能也就意味着一个人生命的彻底终结。

据听说燃烧命能之后根本就不会再有来生。

所以这是生人之大忌,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愿意燃烧自己的命能。

“老大,快住手,千万不要再燃烧你的命能了!”少女韩姜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就不放她,小瘟神,我就不相信你敢再次燃烧你的命能!”

秦木次燃烧命能是在来到齐斗这个地方的当天晚上。

也是他倒霉,被人贩子扔下的地方是一个狼窝。

几十条狼围着他,为了生存触了大忌,燃烧了命能。

自那之后秦木也就有了小瘟神的称号,因祸得福别人也因此都离他远远的。

“老大,快停下,何炯杨不敢把我怎么样!”韩姜哭泣了,“我必定是他的堂表妹!”

韩姜的父亲是镇长的亲弟弟,何炯杨的姑姑是镇长的夫人,两人这才又了这层关系。

攀上了镇长的裙带关系,何家在紫竹村成了一霸,何炯杨也成了孩子中的小霸王。

秦木没有说话,只是拼命的架势更强了。

那团头顶上的云团已经开始变成红烧云了,只要触点一到随时都要燃烧起来。

“停下……臭……小……子!”何炯杨的气势没了,吓得说话都不成句了,要不是他的两个跟班急忙扶住,只怕早就吓趴下了,“算……算……你……狠,我……我们走!”

“站住!”

秦木的声音,听在何炯杨的耳朵里,与听到地狱催死命令没什么两样。

“人我已经放了,你到底还想怎么样?”何炯杨要哭了。

“把你不该拿走的东西给我放下!”秦木的命能似乎真的要燃烧了。

何炯杨想发火又没敢发火,真的是被秦木的拼命架势吓住了。

他听韩姜说过,当时秦木次燃烧命能的时候仿佛是滔天大火把他淹没,硬是生生地把几十头狼给烧死了,就是现在他当初燃烧命能的地方也是个禁区,知道的人都避着走。

这也是少年秦木不去读书的一个理由,别人已经习惯性地把他当成了瘟神远远避开。

次刚到学校的时候,校长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当时就尿了裤子。

“瘟神,下次连本带利,我都要收回来!”

何炯杨离场的愤怒声,赔了夫人又折了大兵,本来想好好教训教训秦木的,没想到连身上的一个钱子儿都被秦木打劫了,“土匪,就是土匪,本主人半个月的成绩就全部被你给打劫了,臭小子你就等着回星龙岛吧!”

漂亮话没说完,人就麻溜地跑没影了。

星龙岛是附近的一家孤儿院。

“老大,你没事吧?”少女急忙跑到秦木的身边。

“没事,”秦木嘴上说没事,但是脸色告诉别人他很有事,虽然这次命能终没有被燃烧起来,可体能已经耗得差不多了,双眼有些猩红。一个裂挫几乎不稳,咳嗽几声才算站住。

“老大,你吓死我了,你的寿命又减少了至少五年,咱下次能不能别这么作死了?”

“我从来都不作死,我说过我的生命是重要的,活下来是关键!”

“知道你是圣人,就别拿你的那些歪理邪论祸害我这个良家少女了?”

少年微微一笑,把刚才何炯杨的钱袋打开,少女韩姜顿时就乐了。

里面不但有不少的钱子,更有他们何家的珍贵药丸,其中好几株都是稀有品种。

什么生气丸,顾基草,百云花,这哪一样拿到市场都价值不错,够穷人过上半个月的。

何炯杨是何家独子,从小体弱多病,身上从来就没少过这些东西。

喜笑颜开,少女韩姜急忙把生气丸塞到秦木的嘴里,他现在需要这个了。

“这些东西你们拿去换些吃的吧!”

秦木咳嗽着站起身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把从何炯杨身上打劫来的东西随手扔给靠他近的几个穷人小孩,和他差不多年纪大小,一个个诚心诚意地谢过秦木,笑呵呵地跑了。

“不劳而获,打劫来的东西,再拿来施舍给穷人,更加显出你的虚伪透顶!”

两人高兴的当儿,竟然四周凭空多了两个人一男一女,看上去应该有十七八岁的样子。

比秦木还大个二三岁,气宇轩扬眉毛都是向上长得。

穿着不算华丽,可也不算朴素,胸口上镶了一个金边的小燕子,基本上是一样的打扮。

用秦木的话说,这两人是穿着校服过来的。

“师妹,跟土匪瘟神有什么可计较的?气大可伤身!”欠揍男的声音,讨好的语气。

“我跟她计较什么?”女的冰冷的样子,他看都没看秦木一眼,“到了这儿也不消停!”

“影儿姐姐,你来了!”少女韩姜迟疑了片刻,待开清了来人立马笑逐颜开。

“办点事情路过这儿,你刚才怎么那么傻,不知死活!”被叫作影儿的这位对秦木是冰冷如霜,可对韩姜却是热情抚摸,“小丫头,长高了。走吧,我们一起找大伯去!”

“老大……”韩姜看了看这位少女,又看了看秦木。

“去吧,我也该走了!”秦木转身离去,只留下孤独身影洒在冰冷的月色中。

杭州丽都医院怎么预约
北京军海医院的地址
安顺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贵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深圳治牛皮癣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