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断枪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6:29:2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月上中天,天龙城外的归枫林中。一抹寒光在暗夜中格外醒目,夜风呼啸间秦骁的黑衫猎猎作响。  身上的伤口血流如溪眼前一阵迷离,长缨拄地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此时林中血腥味极浓,风似乎也被浸得血红。寂静的夜里入耳的只有嘶嘶风吼,却荡不尽这寒月冷光下的烟云漫漫。风声混着黑暗,秦骁倚枪而立,时间恍若在此定格,唯独那尺余长得枪刃,泛着冷光摄人心魄点点生寒。此时,一声极其细微的声响,被秦骁自风间收入耳中,手中长枪一紧,深黑的林中,一道寒光直射秦骁双目。下一刻,夜宿乌鹊弃巢惊飞,猎猎西风戛然而止。刀光乍现杀气汹涌而至,秦骁电目微凝拔地而起,半空中划出两道半月银芒,只闻得两声惨哼,长枪走势不停横扫四方,割裂皮肉之声刀枪交鸣之音不绝。身体借势微微前倾,暗夜中只见一缕白光激射而出,电闪龙游般凌厉异常,所过之处空气阵阵翁鸣,闪现间身后人如蜡像,残影隐现一瞬长缨脱手而出,黑暗中爆起一阵血雾,再现时秦骁握枪而立,却闻得身后倒地之声响成一片。  二十五年前,江湖上有一位绰号——万里长风的侠客。此人年方而立为人侠义,手中一杆长缨更是所向,出道一月余连挑七山十三寨,一时间名动江湖人尽知晓。更被当时的武林盟主谢吟风看中,并将自己的女儿许配与他。但奇怪的是在此事后一年有余,五十余岁的谢吟风突然病故,而万里长风一家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连同着他那杆令人闻风丧胆的银枪,一并杳无音讯恍若从未在江湖上出现过。  清晨,秦骁终于走出了归枫林,经过一晚的休整他的伤势好了很多,来到了目的地,他心中颇为复杂,有些激动还些如释重负,仿佛还有期待,看了看城门上“天龙城”三个大字,秦骁大步走进城门。  此时日头初生,天龙城中讨生计的三教九流都开始活动了。街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秦骁满身血污头发也有些凌乱。手持一杆通体亮银的长枪走在大街上,自然引人注意。周围茶摊上几位戴斗笠的汉子,已经暗中在留意他了。秦骁嘴角一挑,心道:“一行六人,其中四人身具硬功,另外二人内外兼修,一身内功不容小视,看其打扮不像正道高手,观其行事极有可能是为我而来。”想到此不禁眉头一皱,“自打出山后三天,就不断遭到各路江湖人士的追杀,看样子是有人想阻止我进天龙城。”当下全神戒备,正在此时,一女子慌慌张张的迎面跑来。近在咫尺眼看便与她撞个满怀,秦骁足下生风原地平移一尺,本足够躲过,可那女子竟似慌不择路,踩到了自己的裙子,向前一扑险些摔倒在地,这一扑正巧擦过秦骁半个身子。电光石火间那女子头也不回地欲走,秦骁感觉何其敏锐。回手一把扣住那女子肩头,还不待他说话便听那女子吼道:“你干嘛?当街调戏良家女子吗?!”这一声落地周围瞬间围满了人。秦骁闻言脸上一寒,道:“别逼我动手,钱袋还我!我便不与你计较。”  “切!谁拿你钱袋了,你调戏本姑娘在先,冤枉人在后,你!你到底想怎么样?”那女子委屈道。此话一出周遭怨声四起。有说秦骁不要脸的,有说那姑娘是小偷的,总之各抒己见说什么的都有。  流言一起,那女子顿时有些兴灾乐货的样子。秦骁也不在乎,嘴角一挑道:“我再问一遍,你给是不给?”说完眼神一凝直视那女子。  “我,我给什么给啊!我……”那女子被秦骁的眼神惊得心悸,说到声音细弱蚊蝇。  “好!得罪了。”话音刚落,以一掌探出,这一式乃游龙穿云的反用,既有擒拿之功又有攻击之道,只不过此刻秦骁无意伤害这女子,只为取回钱袋罢了。就在此时,秦骁耳畔闻得衣袂作响,与此同时眼前一掌刚猛而至。瞬息间秦骁猛提内力,手掌一阵劈啪作响,紧接着只听“啪!”的一声,周围的人群被气浪推去了数尺有余。顿时惊恐之声四起。这一式正是天罡掌法中的正阳手。  秦骁与对掌之人各退一步,不禁双双打量对方。那人抢先开口道:“阁下好功夫,在下燕峰。不知为何出手伤害我家小姐!”秦骁见这人便是茶摊中那六人之一。开口道:“这位姑娘偷了在下钱袋,在下只是想拿回钱袋罢了!”  “哦?我家小姐拿没拿我不清楚,就算拿了阁下也不至于下如此重手吧!”燕峰面色阴鸷狠声道。  “你想怎样?”秦骁想到方才的一切直接开口道。这时那女子偷偷扯了扯燕峰的衣角,小声道:“峰叔叔,算了吧!我把钱袋给他就是了。”燕峰面显冷峻一挥手示意不必再说。那女子低下头略带歉意的看了看秦骁。只听燕峰道:“你若胜了我手中长刀,千金奉上!若是败了便向我家小姐磕头认错!”说完拿过长刀一横。  “好!不过我枪下从不留活口,你小心了!”秦骁冷声道。燕峰也不说话慢慢的拔出长刀,日光透过云霞映的刀身金灿灿的,秦骁右手一顿,瞬间握住枪杆前端,枪刃斜对上方。燕峰见秦骁摆出这个架势心中一惊:“这架势怎么会如此熟悉,难道是燎原枪法!!管他什么先试试再说。”想到此双手握刀,起势便是一招猛虎出山,直奔秦骁胸口。刀罡顷刻而至。其来势汹汹,秦骁却不是喜好防守躲闪之人,便用了一招游龙出海,银芒一闪长枪直取对方心脏,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燕峰不得不收刀格挡,这招便是输了。闻得一声铿锵,秦骁招式未老,借助对手一抵之力用了一式蛟龙归穴,人枪倒置从天而降直刺燕峰天灵。燕峰见势震惊恰恰证实了方才心中所料,暗叹此战凶多吉少!  燕峰亦是高手,急忙用轻功退撤半步,同时用出“残辉断月”这一虚招来化解攻势。秦骁剑眉一锁,已看出破绽所在,接连用出燎原枪法中的绝学,燎原九闪中的前三闪——困龙闪,斗龙闪,屠龙闪!这套枪法一旦使用,一招快似一招,一浪强过一浪,犀利无比锋芒毕现,有若行云流水一般。只见得秦骁身在半空不下,时而消失时而出现,一时间残影绵绵,看得周围众人大气都不敢多喘,其实不然却是因为速度太快的缘故。  再看那燕峰,只有招架之功早无还手之力了。二人一攻一守铿锵之声夹杂着长枪的嗡鸣声,飞沙走石般似长风万里在世。“仓啷!”长刀被挑飞老远,燕峰手腕一股鲜血射出,银芒急闪间以距燕峰咽喉寸许,性命危在瞬息。那女子看到此惊得花容失色,竟身子一矮跪在地上,这一跪不然,那本是秦骁的钱袋却掉在地上。可场中看客却无心理会这边,只听半空传来一声:“枪下留人!”说时迟那时快,在枪尖距燕峰咽喉仅有发丝般间隙的瞬间,却被两根手指夹住。尽管如此燕峰颈间也留下一道血痕,若不是来人及时赶到,这一条性命怕是就此丢了!这时人群中有人窃语道:“呦!武林盟主燕老爷子亲自来了,诶呦,这回没白来啊!”  殊不知秦骁那屠龙闪,乃是前三闪中的绝世杀招,竟被这人用两指轻易夹住,秦骁心中暗惊,不禁抬眼看着此人,只见这人须发皆白,一方国字脸上一对龙目炯炯有神。身材高大魁梧举手投足间霸气横生。秦骁冷道:“前辈好身手,为何救他?”只听来人道:“哈哈哈,请大侠高抬贵手,放过小女和家奴,老夫代为赔罪了!”声若洪钟。  “不敢!若不是令千金拿了在下的钱袋,也事不至此。”秦骁道。老人闻言两指一松,转身对那女子严厉道:“灵儿!可是如此啊?”  “爹!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燕灵儿小声道。“哼!还不快把东西还给人家。”老人无奈道。燕灵儿随即在身上翻找起来,找了半晌眉头一皱道:“怎么没了?不可能的,我一直把它揣在怀里的!”随即焦急地看着老人。  老人深深的叹了口气道:“哎……罢了!老夫在这此给大侠赔罪了,既然钱袋已丢失,就由老夫赔偿大侠吧!额,敢问大侠尊姓大名?”说罢拱了拱手。  “在下秦骁!既然钱袋已失,就这么算了吧!”说完秦骁转身便走。  “大侠留步!”老者道。“前辈可还有事?”秦骁道。这时周围人见没热闹可看,径自作鸟兽散。  “老夫有个问题想问。”  “前辈尽管问!”秦骁道。  “不知大侠手中长枪从何处得来?”老者道。闻言秦骁心生警惕,双目微凝看了看老者道:“这个问题我不便回答!”说完又欲转身离开。  “大侠且慢!”老者急忙道。  “难不成前辈想找在下麻烦?”秦骁冷道。  “秦大侠误会了,老夫有位故人也是姓秦,实乃我一生知己,他生平擅使长枪,纵横天下难寻敌手,而且他的长枪与你手中的也颇为相似,故此老夫才有此一问!”老者缓缓道。  “啊!你说那人姓秦,他叫什么?哦!敢问前辈尊姓?”秦骁上前一步急切道。  老者一首捋须道:“老夫燕九凤!老夫的故人叫秦紫英,绰号万里长风!”说完严重精芒一闪看了看秦骁。岂不知秦骁心中早已五味陈杂,激动道:“我便是万里长风秦紫英之子——秦骁!”  此一句如平地闷雷,燕九凤连退数步,顿时双眼满含热泪,伸出颤抖的双手道:“贤侄!我是你燕伯伯啊!”声音中尽显真情,这句话中涵盖的太多太多了,也许有一些更是不为人知了!“你!你就是当年与我爹齐名的,千里沧澜燕九凤!”秦骁颤声道,说完“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沉声道:“侄儿秦骁,见过燕伯伯!”此时的燕九凤早已老泪纵横,似老态龙钟般颤抖着欲扶起秦骁:“贤侄,贤侄!快起来!随我回家!这些年你受苦了……”这茫茫人海中的相遇却是惊呆了一旁的燕灵儿与燕峰,而他二人表情则各不相同,燕灵儿呆呆的看着这一幕,眼角湿润却略带欣喜。而燕峰虽是满脸笑容,但眼神之中却满是阴冷……  秦骁幼年孤苦,在逃亡中度过,懂事后又在深山中长大,他从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而陪伴他的,只有一位无名叔叔。他传授秦骁天罡掌法,六艺擒拿,绝世轻功《踏云步法》上乘内功《游龙真诀》还有就是秦家家传枪法《盖世燎原枪法》,秦骁三岁习武,二十二年来日夕苦练,终于有所成就,直至出山的前一天夜里,无名叔叔将他招致跟前,将毕生内功尽传与他,并告诉秦骁,他的父亲当年乃被人所害,而无名只是被秦紫英救过一次而已,兵临城下之时心道,恩人已死定要为其留下后人以报大恩!无名叔叔弥留之际断续道:“你爹武艺高强,一生朋友敌人无数,我只知道他的死……与一些门派有关,去天龙城……寻找一位叫做燕九凤的人,也许能……能……一定要……”说到此,无名叔叔因功力尽失而旧伤复发,就此撒手人寰。秦骁亲眼目睹无名之死,并且有生以来次见亲人离去,大哭一场埋葬了无名叔叔后,走出深山直奔天龙城。但这一路上他都在回想无名的话,他不断地猜想无名想说什么,可欲是想来心底愈是悲伤烦闷,就这样连续走了三天,不想就在第四天黎明,他便遭到不明人士的袭击,虽然功力深厚且枪法高超,虽为双拳难敌四手,一路上下来经历大小数十场恶战,追杀之人其中不乏好手,秦骁精疲力竭不说,更是连连受创身受重伤,好在吉人天相,一次他被人追得走头无路之时,以轻功跃崖,不想飞至半空被一大雕擒住,秦骁心之若被掳走吾命休矣,当下心一横一枪戳进雕腹,那鸟儿悲鸣一声掠下悬崖,身在半空便已气绝身亡,不成想落地之时竟是死鸟垫背,虽然摔得七荤八素,但秦骁还是逃过一劫。崖底呆了半日腹中饥饿便将那大雕开膛破肚,竟发现一枚泛着青光的丸子,他此前亦是听无名叔叔讲过,这内丹之物的神奇功效,便赌命一搏将那丸子吞入肚中,不成想这一吞腹痛数日,拉的整个人脸都青了。俗话说:“好汉亦是架不住三泡稀”将肉吃光了身上的伤竟全好了,而且身体的恢复能力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还有就是轻功比以前强了好几倍。这确实让秦骁惊喜异常,他终于爬出山谷,来到了天龙城。  话说秦骁与燕九凤回到府中,燕九凤满是欣慰,一副寻得故人子老怀且为安的样子。当天吃了个“团圆饭”第二日便大摆筵席,广邀武林同道。并拉着秦骁一一介绍,那些是他爹生前故友,哪位是如今江湖豪杰,给秦骁认识。秦骁也识得礼数一一拱手见过,众人闻之秦骁乃是昔日万里长风之子时,唏嘘不已且表情精彩,南海归云帮帮主一脸骇然,北落青云门掌门满眼赞赏,蜀道铁掌门门主目光游离不定,其余各门当家也表情各不相同,虽满脸堆笑但似乎以食不知味酒不觉甘。秦骁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倒是燕九凤一整天无论见到谁,都是笑吟吟的,仿佛甚为开怀的样子。秦骁心中暗想许多,不禁的又会想起无名叔叔临死前的话,打定主意宴席过后,一定要找燕九凤问清楚当年的事情。  时至夕阳西下,众人业已酒足饭饱之时,纷纷散去。燕九凤应酬了一天看起来颇为劳累,也有些醉意朦胧似的,脸庞上带着笑意,由燕灵儿搀扶着才回到房中。秦骁仅此情景心中一叹,打消了去问清事情的想法。径自回到房中歇息。盘坐在床上运功片刻酒意尽去。多年的刻苦习练已成习惯,本想就此打坐运功至天明时分,就在此时窗外一声轻响。“谁?”秦骁喝到。窗外之人没答话,却听见衣袂飘动之声。秦骁双眼一睁,身形如风似电向窗外射去,见一黑影在屋顶掠过,当下一纵而起紧追不放。那人空中连续借力,倏的窜出十几丈有余,身形极快竟向城外飞去,这等轻功放在江湖中算是高手了,但在秦晓看来还差得远呢。秦骁也不急着追上,所谓艺高人胆大,他想看看这人是何用意。 共 14862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性感不足与性冷淡的关系
黑龙江好的治疗男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