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满天星星是你为我点燃的灯火7z7z

时间:2019-06-14 23:08:2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满天星星是你为我点燃的灯火

正月末的天气,走过平原上的村庄人家,家家户户的木门上都贴着春联,窗台上立着姑娘们洗过的绣花鞋垫,鲜粉的花。禾坪上铺着爆竹的红纸碎屑,太阳照着田野里绒绒的麦子,清澈的河水欢畅地流淌。小阳春的天气里,四野都是紧促的蓬勃。这是乡村里的一段闲适的好时光。绵绵的春雨和万物惊动的惊蛰,还没有来到。

我的老姑奶奶,她很老很老了。白发如雪。眉目细长,身姿柔和,一生不曾生养过,她是美丽的。当我和她相遇时,她已然是白发老妪,然而,依然是美的,叫人依恋。有着和我祖父相似的眉眼,温和文弱的性情。她和养子一家生活在一起,无关紧要地,愈来愈衰老。还有呢,有许多的表亲们来家,青春少年和女子们,快活和喧闹,理所当然是他们的。我怀着艳羡而不肯亲近的表情,望着他们。当他们哈哈哈地说着笑话时,我亦颇得领会地,一个人笑起来。当表姐们叫唤我的名字时,我便朝天翻一翻眼睛,跑几步,飞快地开去。

一个干瘦的,眯眼的,青色棉袄,腰间捆着一根布腰带的佝偻的老人,和一个来到生疏地方的梳抓髻的小孩子,在走亲戚的春日里。我剥着甘蔗皮,比小人还长的青皮甘蔗,我咬着一端,奋力地一口气剥到末端,表哥表姐们那端,见了叫好:“唯伢好大的力!”我置若罔闻,只嘴巴里飞快地嚼着甘蔗汁,心里有些快活。纯净的、活跃的、身前身后皆无事可愁的。祖父呢,坐在阳光里的一把木椅上,他的双手笼在棉袄的两只衣袖里,读一本老老的线装书,那些布满竖行繁体字的,书页微黄如枯萎的菊花瓣的老版线装书。轻轻地压着书页子。或者,读着新年的皇历,他说,看年成。

阳春的太阳照着,白色的阳光有青郁郁的暖香。祖父将书搁在膝上,眼睛瞅着,却难得翻一页书。我在他眼前,像一枚刚从豆荚里蹦出来的青豆那样,圆溜溜地跑来跑去。他笑眯眯的样子,时常吭吭地轻咳着,脸有些红,刚刚喝过酒酿的颜色。这样的日子,于他,是一年之中,温煦的憩息。他的姐姐,老姑奶奶,总是蹒跚着三寸小脚,自屋檐下来去,做着些琐碎的家事。她从他面前经过,白发苍苍的,老蓝布对襟布袄,皂色布鞋,老姑奶奶的身姿里,存留着一种弱柳扶风的娇怯,那是一种不曾凋谢的闺阁韵质。他们是一对沉默的,彼此都很老很老了的同胞姐弟。似乎并没有多少的家常言语要叙话。

老姐姐为他端来一把小小炒葵花子。“舅爷您郎,喏,”双手递给,却无下文。祖父将葫芦瓢搁在膝上,很文雅地,捏一枚放在唇间,慢慢地磕.我一个箭步冲上来,张开爪子浸到葫芦里,抓了满满一把,摊开手掌,却只有不多的几颗。我又更大力地抓一把,刚才的那几颗葵花子也溜走了,另几枚一模一样地躺在我手板心里。

微店怎么注册店铺
广告如何推广
甲癣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